信 仰----李 娜
時間:2020年06月09日   作者:佚名   來源:本站原創   瀏覽次數:

2012 年的冬天來的似乎比往年都早,一推開門,冷風嗖嗖直伸進衣領里,肆無忌憚地朝后頸吹氣,馬國棟身體不禁一縮,下意識地將衣領拉緊。前一天剛剛下過雪的地面今早結了一層薄冰,給這位年近八旬的老人又增添了一份行走的困難,他小心翼翼地邁著步子,頂著寒風往黨支部所在地走去。

子女不止一次勸過他,把退休黨支部書記的工作給辭了,家里好好享福,每次說到這兒,這位老黨支書操著他略帶河南口音的腔調一本正經地說“:咦,你說說,你說說,我這兒干了這么多年了,咱們這一小區的哪個老漢我不認識,這大家聯系我聯系慣了,我要是不干了,怕他們以后有事兒找別人找不著咋辦哩,你看看?!闭f的多了,子女們也就由著馬老爺子去了,老人家對工作負責了一輩子,到老了他可不允許有什么遺憾。

心里正念叨著今天要去支部安排的工作,隱約看見前面十幾米處那老兩口熟悉的很:“喲,那不是牛云基啊。老牛,老牛,這大冷天你去哪兒???”還別說,因工作原因,馬國棟早已熟悉自己支部名下的每個退休職工黨員身影,風雪天里看見還有除了自己以外的老人出去,那還不趕緊加快步伐上前問清楚。

牛云基的老伴兒回頭看見是馬國棟,客氣地笑笑 “哦,是馬書記啊,我陪著老牛去趟醫院。今天時間到了,不去不行,天氣不好我們慢慢走就是了?!?/span>

馬國棟仔細端詳了下牛云基,眉頭緊鎖,將老牛老伴兒拉到一旁悄悄地說 “ 老牛這情況不對啊,之前糖尿病我們都知道,但狀態還可以。今天我看他這臉也腫,身子又瘦,看著也沒力氣的樣子,待會兒去醫院你偷偷問問大夫怕不是嚴重了吧?!崩吓@习閮阂宦牊o奈地笑了笑 :“馬書記,我們老牛是怕你們知道了麻煩你們,就一直沒吭聲。其實他的糖尿病早就有并發癥了,現在是腎衰竭,必須透析,海石分院沒設備,我們還要上窯街總院里去透析,一個月要三次?!?/span>

馬國棟一聽這話,眼睛都瞪大了 “啥?一月三次,還要上窯街,哎呀,那可把你們折騰壞了,這費用也是一個大問題啊?!薄芭杜?,公司里有規定的,一個月最多報銷兩次,所以另外一次的錢是我們自己負擔的,這已經很不錯了啊,你說我們老牛生病這么些年,單位一直都慰問著,現在透析費用能報上兩次我們也高興的很?!?/span>

馬國棟聽完也沒繼續追問下去,一把接過牛云基的輪椅 “走,今天天氣不好,

你一個人推著老牛上去我不放心,我陪你去,娃娃們上班顧不上,以后每次透析我都陪你去,你不用怕麻煩我……”從醫院回來后,馬國棟的心里始終像壓著一塊兒大石頭,想來想去又通知所有的支部委員去支部開會。不一會兒,生活委員吳寶鐸、文體委員丁元蕊、組織委員湯學英、宣傳委員梁天義都頂著寒風到支部集合。馬國棟焦急地說 :“現在有這么個情況,咱們支部的牛云基最近糖尿病并發癥越發嚴重了,現在腎衰竭要透析……”

“馬書記,您不用說了,老牛的情況這幾天我們也聽說了,現在你就告訴我們,怎么干吧,只要是能給老牛幫上忙的,我老吳第一個報名?!睕]等馬國棟說完,快人快語的吳寶鐸第一個站了出來,連珠炮似的表態自己能幫忙。

丁元蕊耐心看著老吳說完話,若有所思片刻后又轉頭跟馬國棟書記說 “馬書記,我是回民,又是女的,你說讓我貼身伺候老牛我確實是沒辦法,但幫忙推輪椅,陪著去透析啥的,這些完全沒問題,你盡管找我?!?/span>

一向身體不好的湯學英狠勁咳嗽了兩聲,舒緩了一大口長氣后說 “馬書記,咱們作為這個支部服務人員,支部的黨員有病了應該管,啥也別說了,我們抓緊討論一下怎么幫老牛吧?!?/span>

馬國棟一看大家伙兒這么熱情,一下子眼睛又亮了起來,笑笑說“:哈哈,好,好,好,我就知道咱們支部的人,那沒得說?!?/span>

經過支部委員們的討論一致后,制定了一個值班表,約定牛云基每次透析都要派3 個人一起陪同上下窯街,誰如果當天有事必須提前請假并找人代班。隔了一周后,當馬國棟帶著兩個委員敲開牛云基家門,擲地有聲地說出 :“老牛,組織沒忘記你,以后我們長期接送你透析,只要你需要,我們隨時到?!?/span>

老牛老兩口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,只是激動地拉著手、流著淚、不停地說著“謝謝、謝謝……”于是,從那個時候起,從一小區到窯街總醫院的這段長長的路上,人們定期會看到這樣的畫面——輪椅上的老人雖然面如枯槁,但精神卻非常好,要么跟旁邊陪同的老伴交代著什么,要么回頭跟推著輪椅的老漢們又說著什么。大家有說有笑的,周圍人的情緒似乎都被感染了。

無論春夏秋冬,支部的委員都按時按點堅持了下來。慢慢的,就連醫院門口的保衛大爺也加入了這個愛心隊伍,看見他們來了遠遠的就迎了上去幫忙。就這樣,牛老先生在支部一幫人等為他開辟的“愛心通道”上,一直撐到了2014 年的秋天。

牛云基去世的消息傳來非常突然,以至于馬國棟無法接受這個現實,帶著其他委員前往牛家的路上,嘴里不停念叨 “咋可能呢,不對啊,你說咱們每次接送老牛,老牛精神可好著呢,前兒不還跟我們說有時間陪他下下棋啊,這咋可能呢,你說說?!?/span>

到了樓下,看到人們七手八腳地忙著搭靈堂,馬國棟怔怔地望著,心里有說不出的滋味。牛云基老伴兒看見后含淚道 “馬書記,其實老牛身體是一天不如一天,但他在你們面前從來沒表現出自己的不舒服。他最常念叨的就是黨關心我,組織關心我,單位關心我,大家都關心我,我可不能這么快死了,我要堅持好好活著,能撐一天是一天。我們老牛最后是笑著走的,這都多虧了你們,讓他走的時候也是幸福的,咱們就好好送送他?!?/span>

馬國棟聽完這話,半晌不吭聲,好大一會兒才對著靈堂自言自語道 “老牛啊,你說說,你說說,我都還沒來及告訴你好消息呢,公司領導聽說這兩年需要透析的老年人比較多,海石分院又沒有透析機,為了給大家提供方便,公司決定給海石分院也

購置一臺透析機,你說這么好的事兒,你還沒享受上咋就走了呢,咋能走了呢……”

送完老牛出殯后,馬國棟帶著支部的人幫忙將靈棚現場打掃完,背著手在牛家踱了一圈兒又一圈兒,牛云基的遺像擺在柜子中間,此時馬國棟的背影前所未有的疲憊,但又不甘放松任何一根神經,背還是挺得直直的,他跟照片里的老牛對視了老半天,

嘆了口氣道 “老牛啊,咱們都是同齡人,這幾年我一個個送自己的老同事、老朋友離開,心里可真不是滋味兒啊。但我可不會這么消沉下去,我們那會兒的精神,你最明白了,井下險象環生的生產環境沒壓垮我們、企業身處經營風險的時候也沒怕過,我呀,就希望通過咱們退休老年人把對待黨、對待工作、對待同事的精神傳承給下一代。哈哈,不說了不說了,你走的安心,我也放心嘍……”

后記 :馬國棟爺爺跟我講這個故事的時候已經是 2017 12 月了,距離牛云基的事兒已經過去好幾年了,但每一個細節他都記得,因為他說不僅是牛云基,還有很多的生病黨員他們都這樣接送過,也及時送上去溫暖。這個過程里,咱們企業確實提供了非常多的便利條件和經濟支持,從這一件件事兒上他更加感恩黨,感謝窯煤。他總說我們年輕人太浮躁,一說到企業精神就不屑一顧,然而他們那一代人對窯煤的感情是我們后輩們根本無法體會到的。從用鏟子、筐子背煤到采煤機滾動出煤,從手寫工

作報告到電腦自動化操作,他們那一輩是眼看著窯煤成長起來的。他最喜歡跟我說的是 “人干任何工作,只要想著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?!苯衲晁呀?81 歲了,身體依舊健碩,走路生風,黨支部換屆選舉仍然公選他擔任支部書記,我向馬國棟爺爺祝

賀時,他眼睛轉向黨支部的方向說到“:只要組織需要我,你們需要我,我一直都在……”

(作者 :李娜 窯街煤電集團有限公司 機關黨委 干事)

上一篇:我是窯街煤電人----秦文敏
下一篇:《礦山情懷》----武喜鳳
安徽25选5大星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乡村爱情麻将来了下载 山东体彩十一运夺金走势图 东京快乐8是真的吗 66河南麻将游戏下载 三倍猴子压多少钱一手 福彩快三下期号码预测推荐 手机真钱评测 贵阳麻将app qq游戏扎金花叫什么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 免费好友房的麻将软件 nba热火步行者 广西快三稳赚技巧 开心棋牌最新版本 69捕鱼钓鱼岛下载